欢迎投稿,主编邮箱:w@wap1983.com,电话:010-56288598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张复兴

www.wap1983.com    Tags:张复兴 
张 复 兴 张复兴,1946年出生,天津人,祖籍山西。系文化部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中国山水画创作院副院长、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中国友联画院画家、北...


张 复 兴

 

张复兴,1946年出生,天津人,祖籍山西。系文化部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中国山水画创作院副院长、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中国友联画院画家、北京人文大学书画艺术学院特聘教授、广西美协顾问、广西艺术学院名誉教授、桂林画院名誉院长、广西政协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一级美术师。

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先后十多次在全国性美术作品展中获奖。曾获第8届美展大奖、第9届美展优秀作品奖、世界华人书画艺术画展金奖,两次获广西自治区政府文艺创作最高奖“铜鼓奖”,被评为广西有突出贡献专家。1900〜2000年“中国画百年大展”入选画家,是“锦绣中华万里行”、“彩墨境界”等有影响的学术活动的参展画家之一, 2004年获“黄宾虹学术奖”。

 
 


《秋豀新雨》

        张复兴是当代卓有声望的山水画家,早在90年代初,已绽露其不凡的头角。记得1994年在深圳市博物馆,由中国美协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当代中国画十位名家展,他的山水画以独特的桂北山川形貌的南派风格,为界内专家首肯,更得到藏家和爱好者的欢迎。从此,他和他的山水画声名广为人知。
        张复兴是北方人,多年在广西生活、工作,80年代进入柳州画院,后到桂林画院,长期担任桂林画院院长。文化部文艺研究院成立中国画创作院,他被聘请担任专职画家。在我的印象里,张复兴作画很有灵性,为人忠厚低调,不张扬不膨胀,是那种埋头努力“沉潜型”的画家。
        做画家要有才华,更要有天分,方能出类拔萃。这是我学画从艺近60年的体会。当然,天才不是唯一的,却是不可或缺的因素。没有些“才气”当然学不成画,做不成画家,但是要突破习见的风范,超越前人、师辈典范的样式,凸现出自家独有面目,或者说站在大师们的肩膀,跨出哪怕一小步,不仅需要努力和勤奋,更要有天赋。张复兴能够在90年代初开始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形成自家的样式风格,与其说有勇气毋宁说他有天分。

《子规在云中》

        山水画和花鸟画受惠于改革开放,摆脱了极左的束缚,艺术风格开始呈现多样化的态势,令人高兴。近年来展会上山水画的数量迅速增多,不足的是跟风模仿的多,独具面目的少,令人感到无奈。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受西方现代思潮影响,一味追求“创新”,各种制作方法大行其道。新世纪以来。民族文化复兴思潮涌起,山水画界向传统回归,以黄宾虹研究兴起为契机,“笔墨”开始受到重视,短时间内又出现一窝蜂“复古”趋同现象。这或许正是许多年轻画家走向成熟的必然过程,无可讳言的就是全社会当下弥漫的急功近利和浮躁心态在艺术界的映像。

《山道烟雨燕归来》

        张复兴的水墨山水以独具的面目享誉画坛20余年,成功之道非仅个人天才擦出的灵感火花,更确切地说成功的取得是一项综合工程。广西是山水之美富甲天下的地方,光是桂林漓江一处就吸引了无数如醉如痴的画家们。不过“美景”与“杰作”之间,并没有绝对的关联,就是说天下好景虽多,却未必都能勾画成“杰作”。正如“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口号不虚,身在漓江之上就体会到无论是“水光潋滟”还是“山色空濛”,都有令人惊心动魄之美。但是,除去许多表述性的作品外,只有徐悲鸿先生的《漓江烟雨》等几件作品令人难忘。董其昌有一段名言:“以境之奇怪论,则画不如山水。以笔墨之精妙论,则山水决不如画”以我们今天的理解,好的山水画是画家贴近自然、氤氲山川、积聚天地灵气之后的再创造,所以石涛讲“搜尽奇峰打草稿”。
        长期生活在广西的张复兴,似乎并没有把目光定格在公认的“美景”上。并非那些溶洞、那些如“碧玉簪”、“青罗带”般的山山水水不能吸引画家的目光,而是能引起感官愉悦的、具有独特视觉性状的景观,很大部分是照相机所能胜任有余。


《溪山春融》
 

        张复兴在广西多年,见多了奇山异水,但从他笔下流出的画面,却没有什么夺人眼球的“奇怪”之景。这或许正是他聪明过人之处:一方面他深谙中国山水画理论精髓,明白景观丘壑的描绘,是属于“技”与“术”层面,而“意境”与“笔墨”这些文化属性,则上升为“道”的精神层面。所以我看他的山水动人之处,其一是寻求朴实平淡之美,在看似寻常的处处家山中,在南国青烟笼翠的茂林修竹里,达到素朴自然、醇厚丰满、意蕴盎然的境界。其二是张复兴特有的笔墨图像构成,开创了山水画具有个性化的新貌。
        八九十年代山水画迅速恢复发展时期,影响南北画坛的是李可染、陆俨少二位泰斗,大量的追随模仿者,在西化“创新”和“折中”的样式试验中茫然探索。而张复兴却将多年的勤奋和生活积累演绎出令人眼球为之一亮的既平淡朴实又华美的笔墨图像。


《山纳远风图》
 

        他的许多作品常常冠以“家山”二字,道出了他的精神追求:平凡中的田园美感,温馨中的情感归属。张复兴没有追随当时流行的各种“制作”技法,也没有简单追摹大师前辈们的样式来换得界内的认可。其成功之处在于驾驭前人留传风格图像的种种成法套路,用于探索自家腕下笔端出现形成的图景意象,以至于观者既感到他的图像中有前人的种种因素在,却又难以确切认定其出于何家何派。这正是中国画现代发展过程中人们不断寻求的目标。许多年来,现代美术教育教会人们素描速写掌握造型能力,许多人并不惮于写生画出逼真的视觉图景,但是中国画要达到的是心中酝酿创造的意境图像,其本质是游离于自然真景和记忆想象之间的模糊图景,因此更具有个人惯性特点。张复兴用笔墨编织的节奏感、韵律感极强的图像,既是从传统笔墨程式继承而来,更是以现代人的审美观演化而出的结果,从而为业内同道和广大受众所接受。
        近30年来,中国画经历了快速发展繁荣时期,从事山水画创作的人很多,难免出现跟风模仿急于求成的现象,但更突出的问题是作品的精神内涵欠缺,意境韵味淡薄,笔墨功底不足,反映了画家文化修养有待提高。张复兴的山水画以鲜明的素朴、绵密、宁静的风格,产生很广泛的积极影响,成为当代山水画重要一家。我对他的艺术给以更高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