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投稿,主编邮箱:w@wap1983.com,电话:010-56288598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三问古城大火

www.wap1983.com    Tags:三问古城大火 
文/小样 当人们还在为迎接2015年的到来而欢欣鼓舞的时候,1月3日凌晨的一把大火再一次烧痛了人们的心。在这场燃烧了2个多小时的大火中,位于云南巍山古城、拥有600多年历史的拱辰...
文/小样

烧毁前的拱辰楼
 
        当人们还在为迎接2015年的到来而欢欣鼓舞的时候,1月3日凌晨的一把大火再一次烧痛了人们的心。在这场燃烧了2个多小时的大火中,位于云南巍山古城、拥有600多年历史的拱辰楼化为了一片灰烬。
        这不禁让我们感到疑惑:这座经过了600多年风吹雨打、躲过了自然和战乱侵袭的明代古楼,为何在现代文明的重重保护下化为乌有?满纸的规章、满嘴的口号,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仍难逃一劫。到底该由谁负责?你的错、我的错还是他的错?面对残椽断柱,我们除了追责还能做什么?
 

烧毁前的拱辰楼曾被南诏古乐团租用,成为南诏古乐展示场所。
一问:为何起火?
        面对映照古城的大火,参与调查的专家组初步认为,拱辰楼之所以在短时间内被烧毁,一方面是因为木质结构建筑和天气干燥;另一方面,建筑内部的跨度较大、没有区隔,加之拱辰楼处于古城的最高点,空气充足且流通较快,很有可能发生了轰燃。
        尽管当时扑救有效,拱辰楼还是毁于一瞬。而且,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云南丽江古城、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湖南凤凰古城、贵州黔东南多处古老苗寨侗寨连续发生火灾,许多文物古迹毁于一旦。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发上火灾?是天灾,还是人祸?
        火灾之前的拱辰楼曾被南诏古乐团租用,成为南诏古乐展示场所,化身游客休憩娱乐的“茶馆”。不难想象,这座古楼成为乐团招揽顾客的“招牌”后,定少不了灯红酒绿、觥筹交错,而经相关部门认定,此次火灾的直接原因就是电气线路故障引燃周围可燃物,从而造成了这场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剧。
        而“用火不当”还曾多次成为古迹失火的理由。上文提到的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的“火烧连城”,只因一客栈经营者电暖炉使用不当所致;而丽江古镇火灾的罪魁祸首,则是一家菜馆的蜂窝煤炉。
        只因一丝不为人所察觉的小过失,千百年的历史文物毁于一瞬,恐怕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感到懊悔和遗憾的事了。
 

火灾后的丽江古城
二问:谁该负责?
        在科学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让“自然条件”、“古城规划”、“建筑材料”这些早已存在的客观条件去背火灾的“黑锅”显然十分幼稚可笑。一而再、再而三的火灾教训提醒我们,比“天灾”更可怕的,是“人祸”。
        根据《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娱乐场所不得设在居民楼、博物馆、图书馆和被核定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建筑物内。而曾设有吧台和桌椅、装有射灯和较大仿古灯笼等照明电器的拱辰楼明显有悖规定。
        事实上,拱辰楼在变身经营性场所时曾遭到当地文物管理部门的反对——巍山县文物管理所曾向巍山县文体广电局递交的《关于对改变拱辰楼管理使用权的意见》中,明确提出“这种做法不妥”。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拱辰楼曾一直是巍山县文物管理所的“办公楼”。
        文物管理部门弱势的地位、对文物保护执法力度的不足,甚至是知法犯法,都在无形中使“保护”让步于“开发”,“做法不妥”向“满足游客需求,体验南诏文化”妥协,最终使拱辰楼还是变成了灯火通明、吃茶听曲的演出场所,变成了只能在教科书中看到的历史遗迹。
        监管部门的监管不力,消防、执法、城管等诸多部门对违法违规现象视而不见,加之相关法规不健全,导致监管范围、监管职权不清晰,容易造成各部门相互扯皮,互相推诿。而相关文物保护资金匮乏,缺兵少卒,往往“跑断腿”仍无法顾全所有的文物古迹。
         最为重要的,是人们对文物保护意识的缺失和面对破坏文物时的不作为。文物古迹怎么能够成为某些人谋取利益的工具?怎么能够成为政府宣传文化、提高政绩的手段?又怎么能够成          为“2元登楼喝茶听曲烤牛肉”的场所?文物古迹的历史文化价值何在?
在“用火不当”这根压死骆驼的稻草上面,我们看到的,是文物保护立法的缺失,是执法力量建设的滞后,是所有人的漠视与不作为,是“依法治国”、“和谐社会”下文物保护的窘境。
 

凤凰古城火灾现场
三问:未来能做什么?
        火光映照着整个古城,也映照出人心。
        每当古城失火,在媒体谴责、人民愤慨、官员免职等轰轰烈烈之后,便是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过的风平浪静,直到下一场大火的到来。所有人明知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该做,什么要避免,但在金钱权利的诱惑下、在侥幸心理的安抚下、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无所谓下,继续“装睡”,任由旁边的人呼天抢地。我们都希望拱辰楼是最后一个毁于火灾的文物,但我们心里又都知道,未来还会出现更多的遗憾。如果我们不去抱着敬畏的心态对待文物古迹,不去重视和珍惜我们眼前的文物古迹,那么,历史还会重演。
        云南还有多少文物可烧,中国又有多少文物可烧?我们不能告诉我们的子孙,那些只能在教科书上看到的文物古迹,就曾活生生地毁在我们手里。